百色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造价

金隅股份被指违法用地周口店亿元项目停摆

来源: 2018年07月31日

金隅股份被指违法用地 周口店亿元项目停摆

面对水泥行业供大于求、盈利状况下降的困境,金隅股份本想借掌握水泥行业上游资源以削减成本,但没想到却被指涉嫌违法用地,而使其首个水泥行业上游项目陷入停摆。

《第一财经》掌握的资料显示,金隅股份的石灰岩开发项目投资将超过2亿元。而在该项目现场采访了解到,由于未能和当地村民利益协调一致,该项目的建设运营目前还难有时间表。截至发稿时,金隅股份尚未对的采访要求作出回应。

遇阻

从金隅股份的总部出发经过60多公里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即可到达其在周口店镇的水泥用石灰岩矿产项目。该项目原本被金隅股份寄予厚望。

在金隅股份的四大业务板块中,水泥业务是去年唯一业绩下降的板块。该公司2012年财报显示,其水泥板块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14.70亿元,同比降低11.82%;毛利18.03亿元,同比减少35.95%。加快发展水泥业务上游产业是其解决水泥板块盈利能力下降的一条途径。

金隅股份的全资子公司北京金隅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金隅矿业)是负责开发运营上述的主体。2012年1月6日,金隅股份与房山区政府签署《非煤矿山资源整合项目协议书》,同时,金隅矿业与周口店镇签署了《土地使用协议书》。

房山区环保局发布的环评信息显示,金隅矿业将在房山区周口店镇进行龙宝峪和黄院矿山资源开发,工程建设内容包括石灰石矿山开采、剥离、运输至破碎后的石灰石碎石储存;剥离物的综合加工、储存等。

环评信息还显示,该项目建设包括1条水泥灰石生产线、3条建筑骨料生产线、1条超细石粉生产线及配套矿山工业场地。运营期矿山开采水泥用石灰岩400万吨/年、废石剥离量600万吨/年。建设项目总投资 2.3464亿元。

去年5月,我们突然发现金隅矿业在我们村的林地上施工,黄院村村民李国华对本报说,我们根本没有给他们正式授权。

黄院村的村民们从去年6月3日起,在该项目的必经之路自建了岗哨,禁止金隅矿业的工程车辆通行。

从村民的岗哨出发经过几公里的山路,就到了金隅矿业开发项目的基地。本报日前在该项目现场看到,项目的大门紧锁,透过铁门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些施工的设备处于闲置状态,除了守门的保安,现场并没有看到施工人员。

但是在离项目基地不远的一个住宿区里,几栋员工宿舍正在装修和施工之中。当地村民告诉,这个住宿区是金隅矿业从原来的房山煤矿公司处购置的员工宿舍,装修改造完成之后可以供几百人居住。

手续不全?

金隅矿业是否拥有开发上述项目的合法手续呢?北京市国土局房山分局今年1月28日出具的一份材料指出,经查询该局有关档案,没有查到金隅矿业在房山的石灰石采矿所占周口店地区的土地使用权信息。

不过,金隅矿业的确拥有了该项目的采矿资格。本报获得的资料显示,北京市国土局2011年6月27日给金隅矿业颁发了水泥用石灰岩的采矿许可证,该项目生产规模为400万吨/年,矿区位于周口店镇,面积3.4985平方公里(换算为5247.75亩)。

据黄院村村民介绍,上述项目5247.75亩矿区中,有2835.2亩属于黄院村的土地,这占到黄院村整体土地面积的三分之一左右,该项目的施工建设也将从黄院村的辖区内开始。

黄院村总共有270多户村民,有202户村民认为金隅矿业所拿到的土地出租协议没有经过全体村民的决策程序,并且有关信息不透明,村民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严重损害,所以反对该项目的开发。

这202户村民的委托律师张鹏飞对本报表示,依照《土地管理法》、《森林法》等有关规定,金隅矿业的石灰岩项目所占用的土地是集体经济组织所有的农用地。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由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经营的,必须经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但该项目并没有达到这一条件,因此程序上是违法的。

张鹏飞还表示,金隅矿业必须以租赁方式获得该宗土地的使用权,并在国土资源部门登记备案才能合法使用该土地,但金隅矿业并没有取得该宗土地的使用权,因此实体上存在权利瑕疵。

实际上,金隅矿业此前曾与部分村民达成土地使用协议。黄院村村民孟令国代表村民向周口店镇政府提交了信息公开申请,周口店镇政府今年4月27日出具的答复材料显示

金隅股份被指违法用地周口店亿元项目停摆

,2012年6月19日,黄院村举行村民代表会议,到场的21名村民代表一致同意金隅矿业租用相关土地,并进行采矿开发。在此基础上,周口店镇政府与黄院村经联社于2012年6月21日签订土地使用协议,将黄院村2835.2亩土地出租20年用于非煤矿山整合开发。

也就是说,黄院村经联社将土地出租给周口店镇政府,然后周口店镇政府再将土地出租给了金隅矿业。

周口店镇政府与黄院村经联社的土地使用协议显示,前者按照1500元/亩的标准,每年向后者支付425.28万元土地使用费。但是,金隅矿业每年支付给周口店镇的土地费用的金额,各方均未透露。

张鹏飞认为,经联社并没有依法取得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授权,并不能代表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行使处分集体财产的职权。

第一年的425.28万元已经发到村里了,除去村集体留存的部分,我们平均每个村民可以领到2700块钱。李国华说,但我们都没有领这个钱。只有经过我们全体村民大会同意后,金隅公司才有资格使用这块土地,现在他们是非法的,所以我们不能领这个钱。

本报日前致电金隅股份希望了解此事,其表示要了解相关情况后作出回复。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该公司的回复。

未知风险

近几年,国内水泥产能持续增长,有统计显示,目前全国水泥行业产能利用率已降至72.7%,水泥产能长期性、全局性过剩的局面已成现实。

在此情况下,金隅股份提出了加快对水泥上下游资源的掌控,打造以各区域企业为主体的若干片集群化产业发展基地的十二五发展战略。

在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镇,金隅股份除了计划进行石灰岩开发,还在较早时期收购了当地的强联水泥厂,打算在当地建设水泥上下游一体化的项目。但由于石灰岩项目未能按期建设施工,如今强联水泥厂的原料也只能从其他地方购买,提高了生产成本。

金隅矿业的石灰岩项目具体占用了金隅股份多少资金?本报从金隅股份的财报里了解到,金隅矿业2012年年初从金隅股份的借款余额为650万元,2012年全年其从金隅股份借款2.978亿元,且一直未偿。截至2012年年底,金隅股份对金隅矿业的应收账款余额为3.043亿元。

而金隅矿业的采矿许可证显示,其拥有的采矿权有效期是从2011年6月27日至2015年12月3日。如今,采矿权有效期已经过去接近两年了,而项目却几乎停摆了一年,未来何时能够正常施工还存在较多变数。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