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色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规划

吴良镛谈贝聿铭及人居环境营造

来源: 2018年11月07日

吴良镛谈贝聿铭及“人居环境”营造

中国银行总部大厦

贝聿铭先生倾注心血的苏州博物馆新馆将于10月6日向世人揭开面纱。这不仅是大师设计生涯中的又一丰碑,也是中国建筑界的一大盛事。为此,本报约请了北京、上海、江苏三地的建筑专家和学者对贝聿铭的建筑风格、理念和精神进行解读和阐释,同时也对我国的建筑生态进行审视和剖析,期望通过对贝聿铭先生的关注和探讨,得到关乎中国建筑业未来发展的更多启示。

编者

吴良镛参加完在广州举行的2006中国城市规划年会匆匆返京,的尾随而至。吴良镛一生获得众多荣誉,如今84高龄却不愿稍作歇息,又开始投入新的项目,这与长他5岁的贝聿铭的工作劲头完全一致。但两人的事业侧重点又有不同:贝老是个纯粹意义上的实践者,总在不停歇地把自己汩汩喷涌的才华变成建筑品质;吴老则在操刀城市建筑的同时,又以教育工作者的身份,把思考的积淀变成谆谆教诲和理性的文字,来引导年轻的同行。虽说建筑界向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约请辈分相近的吴良镛说一说贝聿铭、说一说两人共通的建筑理念,似乎是比较恰当的。

贝聿铭: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我是不赶时髦的。

吴良镛: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

两位大师不曾商量,但英雄所见略同。

盖房子,其实是盖城市,必须认真研究城市环境

问:苏州博物馆新馆强调两个特点:一是中而新、苏而新;二是不高不大不突出。这两个特点反映了哪些建筑理念?

答:我想应该可以反映两点:一是中国的建筑,尤其是文化建筑必须根植于文化传统;二是建筑必须要与周围的自然环境相融合。这两点综合起来,就是我曾经提出的大城市的概念:建筑师,这个环境不只是人工环境,也不只是自然环境,应当包括历史环境、社会环境,乃至政治环境。

问:您刚刚谈到文化传统,它与成功的建筑设计之间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

答:汲取文化传统,把它运用到建筑设计之中,建筑就能成为城市的点睛之笔;否则建筑就会失去生命与灵性,最多只能成为实用主义的一件物证,这实际上就是一种遗憾。

现在有些建筑本来位于非常好的地点,特别是一些文化建筑,却没有中国文化的内涵在里面,我心里很难受。我在主持设计山东曲阜孔子研究院的时候,就把其定位于在特殊地点(孔子家乡)的特殊功能的建筑(以研究和发挥儒学文化为内容)。它必须是一座现代建筑,又屹立在这个文化之乡,必须具备特有的文化内涵。在对战国时代的建筑文化以及对中国书院建筑发展的沿革、形制进行一番探讨之后,从建筑构图、总体布局、室内外造型包括装饰纹样等,都做了一定的探索。然后再运用西方和中国建筑的技巧予以现代形象表达,创造一种欢乐的圣地感。如今,孔子研究院被誉为该市的现代标志性建筑。

我这里还要提及上海的金茂大厦。当今世界,一个成功的建筑师从来就不是拘泥于国际式的现代建筑樊笼,美国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金茂大厦就是一个证明。美国建筑师在设计时从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寻找灵感,融合了中国传统塔型的构造,将传统建筑手法与现代材料结合,高,单纯,但不单调,是靠着完美比例关系的层断,挑起观者视线的波澜,让建筑有着一种成长运动的感觉。

所以,我认为,像中国这样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可以让建筑师、规划师借题发挥做文章的城市、地段几乎所在皆是。有了丰富的历史、地理、文化知识,就好像顿生慧眼;山还是那个山,水还是那个水,但有了李、杜题韵,东坡记游,即刻光彩照人。

中国传统的建筑元素,在贝聿铭诸多建筑设计中得以体现

问:在您看来,贝聿铭的众多设计中,有哪些融合了文化传统?

答:巴黎卢浮宫入口的玻璃金字塔不仅融合了法国人的浪漫情怀,与卢浮宫的艺术气质也交相呼应,且采光巧妙,被称为建筑的经典之作。他在国内的某些设计,比如香山饭店,采用院落式设计,堪称将现代建筑艺术与中国传统建筑特色相结合的精心之作。他苏州老家的长廊曲径和假山水榭,也在他诸多建筑的借景设计中得以体现。

问:很可能成为贝聿铭封山之作的苏州博物馆新馆即将开馆,您对这幢建筑有什么评价?

答:对新馆的设计,建筑界似有颇多争议。我没有亲眼去看,不能妄作断言。等以后有机会去参观以后,我才能形成属于我的看法。

创造良好的、与自然和谐的人居环境,是每一个建筑师应有的追求和情怀

问:您是业界公认的国内人居环境科学研究的创始人,这到底是怎样的一门科学?

答:当今科学的发展需要大科学,人居环境包括建筑、城镇、区域等,是一个复杂的巨大的系统,在它的发展过程中,面对错综复杂的自然与社会问题,需要借助复杂性科学的方法论,通过多学科的交叉从整体上予以探索和解决。

过去我们以为建筑是建筑师的事情,后来有了城市规划,有关居住的社会现象都是建筑所覆盖的范围。现在我们城市建筑方面的问题很多,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就事论事,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可通过从聚居、地区、文化、科技、经济、艺术、政策、法规、教育、甚至哲学的角度来讨论建筑,形成广义建筑学,在专业思想上得到解放,进一步着眼于人居环境的思考。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我毕生的目标就是创造良好的、与自然和谐的人居环境,让人们能诗意般、画意般地栖居在大地上,这也是每一个建筑师应有的追求和情怀。

当洋设计在中国成为时尚,建筑业更要具备文化的自觉、自尊和自强

问:目前,国内重大公共建筑中标方案公布之时,已经很少能够看到本土建筑设计师的名字。从奥运场馆到CBD建设,从世博开篇到城市建筑、从城市规划到住宅布局均是如此,甚至就像浙江金华这样的小城,也请来了鸟巢的设计者赫尔佐格和德梅隆。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答:改革开放以来,形形色色的建筑流派蜂拥而至,对我国的城市建设产生了很大影响。洋设计在中国建筑业的确已经成了时尚,但某些未经消化的舶来品破坏了城市原有的文脉与肌理,以致中国的一些城市成了外国建筑大师或准大师标新立异的建筑设计的实验场。

我并不是说不能借鉴西方,我也不是反对标新立异,恰恰这是文化艺术最需要的。我本人就是留学生,也经常出国和国外的建筑师接触。这其中当然得学习国外的东西,但不能照抄照搬。他们有些是成功的,也有些是不成功的,我们有的人甚至认为昙花一现的东西也是中国的未来,这是不能认同的。这也是我对国家大剧院和央视新楼提出异议的原因。

问:现象背后说明了哪些问题?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

答:这种现象其实反映了我们对中国建筑文化缺乏应有的自信。失去建筑的一些基本准则

吴良镛谈贝聿铭及人居环境营造

,漠视中国文化,无视历史文脉的继承和发展,放弃对中国历史文化内涵的探索,显然是一种误解与迷失。可惜我们自己的建筑师对中国文化的认识还不够,钻研不深。我们在吸取先进的科学技术,创造全球优秀文化的同时,更要有一种文化自觉的意识、文化自尊的态度、文化自强的精神。面对西方文化的挑战,要像保护生物多样性一样,对文化多样性进行必要的保护、发掘、提炼、继承和弘扬。中学和西学要结合起来。

目前中国建筑师无疑正面临新一轮的力量不平衡甚至不公平的竞争。但是,我并不认为中国建筑师无此才能,而是失之于方向的不明确。中国建筑师必须明确建筑形式的精神要义在于植根于文化传统。

(毛文月)

随机文章